阅茶丨题禅院

  

 
题禅院
唐 杜牧
 
觥船一棹百分空,十岁青春不负公。
今日鬓丝禅榻畔,茶烟轻飏落花风。
 
整条酒船给喝个精光,十年的青春岁月,总算没有虚度。
如今我两鬓银丝,躺在寺院的禅床上,风吹落花,茶烟在风中轻轻飘飏。
 
 
 
这首诗是在描写诗人恬淡闲适的生活情趣,是其晚年在禅寺修养时有感而作。
此诗前两句在写往昔漫游酣饮之豪兴,后二句却在写如今参禅品茶之悠闲,往昔与如今的形象状态形成鲜明对比,表现出诗人对于已经消逝的年华丝毫不露惋惜之情,对于如今的寂寞亦不露辛酸之意。
 
 
诗人生平十分留心当世之务,论政谈兵,卓有见地,然而却始终不能施展抱负,导致大好年华只能在漫游酣饮中白白流逝,从而落得“今日鬓丝禅榻畔,茶烟轻飏落花风”的结果。诗中的“茶烟”与“觥船”相应,“落花”与“青春”相应,说明诗人已经不再年轻,不仅再也不能施展抱负,就连酣饮漫游也不再可能,只有靠参禅品茗来消磨剩余的岁月。
 
 
 
全诗通过酒与茶两种不同境界的对比描写,深蕴着诗人对人生的独特感悟。年轻时的放荡不羁、壮志难酬,全在“觥船”、“青春”等词中有所体现,而今年迈后身居禅院,“禅榻”、“茶烟”等引发的万般感慨,就如同萦绕于落花风中的茶烟一般散去无踪。
 
一首好曲,感人心怀;一首好诗,耐人寻味;一杯好茶,沁人心脾。参禅品茗又何尝不是一种淡泊宁静之志呢?